您的位置: 吐鲁番信息网 > 科技

温室花朵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5:00

温岚在吃蜜制的野生酸枣。  一粒粒的黑色小枣,盛在透明的玻璃小碗里面,无核,酸甜,有当归或者别的中药的气息。  温岚最不喜欢中药,但是听说枣是补血的,所以就让自己一粒接一粒不停的吃下去。  这些日子里,温岚总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血腥,都有些不敢往人前去了。    他走的时候留下些东西,温岚慢慢的但是果断的做了清理。  本来是想让自己的世界澄清得更快一些,却不想拖拖拉拉的,竟一直去留不定。  温岚在每天清晨检视着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失掉的那些红色液体,就会想起岁月啊,流光啊等等这一类的东西。    不用问也知道他的城市仍是蓝的天蓝的海,风轻而湿而咸。  他会去海里游泳,彩色的热带鱼,千奇百怪的珊瑚礁。  当然还有海水的温暖,与干净。透明得象盛放长枝玫瑰的水晶花瓶。  水底有细腻的沙,随着水流轻轻的起伏,阳光下闪闪发着光。  就象他曾经说,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不大,就象钻石,也不大。    门诊部的大落地窗户也是透明清澈的。  温岚站在窗边拨了杰的电话,因为她需要一个人签字,并送她回家。  杰赶来,满头的汗,却直到签字的时候也没有多问一句话,只是握着笔想了想,然后看了她时间比较长的一眼。  温岚转身避开了那眼神。    之后,杰小心地扶着温岚下了楼,在医院门口的一长串台阶面前一把抱起来她,一直走到停车场,把她好好的安放在前座。  温岚的一只手捂着小腹,另一只手臂环绕到他的脑后,头扭过去,下巴上的水打湿了他的白色衬衣的肩膀。    杰想带温岚回他的家,可是她坚决不同意。  他只好带她回自己的家,然后又去买很多的半成品食物回来,填满她的冰箱。  走的时候,他折回来,咬着牙说,温岚,你知不知道我很疼!  半靠在床头的温岚不说话,死盯着床单上的浅浅皱折,盯到眼睛发痛,一片漆黑。    而他对此,丝毫不知。  温岚不肯让他知道。  窗台上的那盆指甲花枯了,鱼缸里两条鱼自己蹦出来死了。  她会打电话给他,然后在电话里哭一场。  不过那是从前了,现在,就是天塌了,温岚至少也学会了不再哭。  或者不再让他听到她的哭。    屋子里四处是灰尘,温岚不去理会。  她甚至喜欢上了尘土的味道。  不过仅限于尘土,不包括其他的破败,即使是昨夜的玫瑰,或者曾经新鲜的香菜。  温岚一点一点丢掉冰箱里的过期的食物,面无表情。    杰的电话温岚不接。她知道她不接杰就不会再来找她。  很多年来,杰就是这样,仿佛活在她的圈子以外,却永远不换电话号码。和结婚。  温岚知道自己不爱他,但是他实在为自己做得太多,而且温岚知道他在爱,一直爱。    于是在确认他不会回来之后,她找杰来喝酒,然后把自己摊开在床上杰的面前。  杰却在最后一刻颓然放弃,抓住赤裸的温岚站到镜子前要她看:你的眼睛里没我,你心里也根本没有我!    杰不要温岚的人。  这让温岚觉得自己象一朵开败了的花一样的无辜。  所有的花都总是这样的啊,开一开,就要败下来的。就象爱情。  而温岚没有足够的勇气做个一直单身的女人,即使她可以决定独自出去旅行。    船在夜里行走。  温岚在甲板上吹风。  岸在前方,模模糊糊。 共 12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要是患有附睾炎能吃鸡蛋吗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最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