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吐鲁番信息网 > 科技

【木马】行走的灵魂(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0:34
摘要:逐渐地,百合可以平和地、理智地对待死亡了。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些年来,在纯净地大自然中行走,让她从身体到心理,两方面都得到了“锻炼”,从而得到了某种生命能量,所以,现在的她依然活着,并且她还要活得意义,她开始写作,把她不平凡经历转化为小说。写小说,是她的另一种行走。

百合的长篇小说《地平线那端》,题材很特殊,写的是“驴友”的生活。“驴友”,就是对户外运动,自助自主旅行爱好者的称呼,因为驴子能驮能背,吃苦耐劳,又擅长走路,所以徒步旅行者都以驴友相称。把人比作动物,有回归自然之意,而驴友的本意就是要远离喧闹的人群,而亲近大自然。驴友一般喜欢结伴出行,经常准备有帐篷、睡袋,露宿在山间旷野,他们野外生存能力很强。小说《地平线那端》就是以一群这样的特殊人群的生活为主要情节的一部小说。
小说一开始,只有一个人物是资深驴友,和啸羽,他是西安人,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因为爱好旅游,经常对他妻子玩失踪,最后导致离异。而西安女作家青荷,她的丈夫和一个云南女人网恋,抛弃青荷而去云南找他的情人。青荷不甘心,她要坐火车去云南找她的丈夫问个明白。在火车上,青荷与和啸羽相遇,二人都是西安人,都是被情人抛弃的,所以他们二人之间心有戚戚焉,二人便结伴而行,在外人看来他们像一对恋人。他们达成协议:和啸羽先陪青荷找前夫说理,把那一段感情作个了断,之后青荷再陪和啸羽去看火把节。于是,小说情节由此展开。青荷的前夫网恋,不但破坏了青荷的家庭,也破坏了一个云南纳西族家庭,那个被抢走妻子的纳西族男人阿西,他为生活所迫,辞职后以做马帮为生。马帮,就是当地少数民族的青壮年男性,骑着马,为前来旅游的人驮行李当向导。驴友和马帮,就成了两个相应的人群。于是青荷和啸羽,这一对准恋人,就与这个纳西族人阿西相遇,他们三人成为朋友。
小说前半部分,就是写了这三人,他们在云南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旅游生活。这是特殊的三角关系,也很微妙。这三人中,阿西暗恋着年轻的女作家青荷,但他以为青荷与和啸羽是恋人关系,所以他对青荷只是暗恋。而青荷对和啸羽有些动心,和啸羽那种才情和放荡不羁让青荷爱慕。但和啸羽对青荷只是有点喜欢,还谈不上爱,当他遇到彝族少女艾思时,就狂热地坠入了爱河。而青荷也逐渐感受到阿西对她的爱,她也喜欢阿西沉稳、深情,她后来对纳西族的文化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阿西对这方面可以当她的老师。小说写了许多纳西族、彝族的奇异的、如诗如画的自然景色,也描写了当地纯朴的风情习俗,如小说生动地描写了和当地火把节,男女对歌,打磨秋,摔跤比赛,等等。在写到摔跤比赛时,又写到了一个少数民族人物,年轻豪爽又仗义的摔跤大王高佐次尔,他原是艾思的追求者。由这个高佐次尔又带出了两对相爱的少数民族的青年男女。这部小说中的人物,就是由最初的一人,顺藤摸瓜式发展到两人,三人,后来就写到了一群人。这些人物,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他们由于追求自由的精神生活和美好的爱情,而在途中邂逅相遇。雪山密林大自然纯朴的环境中,这些许多年轻人率真而不做作的自由的相爱,美好的爱情与美丽神奇的大自然相互对照,做到了天人合一。可以说,这部小说就是分三个层次,描写了当地的自然景色,风俗民情,再到爱情。
爱情与生死,是两个永恒的文学命题。在这部小说中,描写了多个年轻人纯真纯美的爱情,有的甚至为追求爱情而献出生命。小说中写了不少少数民族的奇异的的习俗,而这其中最为让人灵魂受到震撼的一个习俗,就是殉情。小说重点描写了和啸羽和少数民族少女艾思的 热恋,他们二人最后也是殉情而死,为他们奇异的跨民族相恋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自由,毋宁死。而见证这些奇异爱情的,是女作家青荷,她是被和啸羽带进驴友这个特殊人群的,她又是被另一个男人阿西带进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之中去的。青荷可以说她从不自觉到自觉,进行了一次特殊的、震撼人心的体验生活行动。小说题目叫“地平线那端”,是作者站在中原内地的视角,去描写中国大西南那片神秘的土地。而这地平线,是很有诗意和象征意味的一个词,它可以理解为一种分界线,是内心与外界的交界,是世俗生活与精神生活的交界,也是生与死的交界。地平线那端,是死亡,是灵魂的归宿地。如果把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比作一次像驴友那样的行走,那我们的行走面对的就是同一条地平线,地平线那端是神秘的未知世界,是我们每一个人不可避免的,殊途同归的归宿。这部小说就是对生与死这个问题进行了哲学高度的思考。
我认可作品是作家自叙传这个观点。小说《地平线那端》,可以说就是女作家百合的精神自传,小说中的主人青荷的经历,明显有着作家本人的影子。百合是一个资深的驴友,她之所以能成为一个资深驴友,这背后有一段生命传奇。如百合在本小说后记中写到的,她十几年前,被医生诊断为身患绝病并到了晚期。痛苦的她为了不拖累家人,只身离家出走到中国大西南边远地方,她想在游览奇山异景后自我了断,葬身在那里,这也不失为一种无奈而诗意的选择。她就是抱着必死的念头出走的。但生命对于她来说,就是这么顽强,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这一走就是十年,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这十年来,她徒步走遍了中国大西南的几乎每一片地方,如贵州西部,云南西南部,四川西部,青海西藏大部分地方。如她所说的,她当初走这些地方,有时候就是为了去死,“哪里危险就到哪里去”,人不怕死了,哪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就是这个道理,让她有了超出常人的勇气,她这十年来的行走,简直可以称之为壮举。她的行走,似乎在做着关于生命极限的实验,她用自己的个体生命,去为人类的生命现象而无私地做实验。这十年来,她近距离地体验了当地那些最为贫苦人民的生活,与他们坐在床头谈心,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历史。当地人顽强的生命力给了她鼓励,她也深深地被当地的文化所吸引,她开始深入地研究当地民族的历史文化,这也成了她活下去的一个动力。研究少数民族的历史,让她看到了人类精神的伟大,同时,这举动也是她对自己内心的审视,她认识到了,她应该珍惜生命,如已故作家史铁生所说的,“死亡是每一个人无论怎么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一个节日”,逐渐地,百合可以平和地、理智地对待死亡了。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些年来,在纯净地大自然中行走,让她从身体到心理,两方面都得到了“锻炼”,从而得到了某种生命能量,所以,现在的她依然活着,并且她还要活得意义,她开始写作,把她不平凡经历转化为小说。写小说,是她的另一种行走。
百合在几篇文字中都说过,她不是一个合格的作家,当然这是她的自我谦虚,也是她对文学的敬畏,如同她敬畏那些雪山密林,敬畏那些自由的生命灵魂一样。而我感觉,百合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因为她的笔触及到了灵魂的深处。作个比喻,如果把我们的写作都比作是在打井,那么百合打了一口深井。她在书中写到:“如果说,灵魂在行走,我就是行走的灵魂。”她有一颗深沉的,高贵的灵魂。

共 26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开篇简明扼要的诠释了‘驴友’的含义,为下文的故事的陈述做了很好的铺垫;接着层层递进,故事的发展在涤荡起伏中引人入胜;故事的结局令人唏嘘不已。其中对人性关于生死的思考耐人寻味,可以很好地引起读者深思。其实,人生本是就是一次漫无目的的旅行,你不会知道下一刻会走到哪里,会遇到什么人和事;有很多超出我们所能预想的事情发生,我们无法掌控,因此,我们也是被动的。但是,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乃至攸关生死的挑战,坦然面对也许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很多时刻也许是我们自己给自己设下了很多陷阱,走出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问候作者!感谢您赐稿江山文学--旋转木马!【编辑:烟花那么凉】
1 楼 文友: 2015-02-09 1 : 8:4 欣赏朋友拥有独特鉴赏的文字,欢迎朋友继续赐稿江山【作品赏析】栏目。遥祝时时拥有愉快心情。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营养不良该怎么给孩子补
吃什么东西能快速止泻
两岁宝宝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