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吐鲁番信息网 > 时尚

流年惊味道征文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5:08

花今年都43了,好凶残的年龄。   早上醒来很早,花决定去外面走走。昨天,早上七点就坐在电脑前写文,一坐下来就是大半天光景。下午,3点多,写好的,自己满意的文章终于发出去了,就像怀胎十月,肚里的孩子终于落了地,心里这个清爽啊,就像吃了一根老冰棍那样舒坦。  这段时间,花在省里的一本杂志上发了两篇豆腐干小文,得到了些许好评,花就有些飘飘然,每天吃完饭,碗一放就说,我要写文了。外屋电视声音大了,她就在里屋喊,小点声小点声,没看到人家在写文吗?或者干脆从里屋蹦出来,一把把电视给摁灭了,就像摁灭一只臭虫那样痛快。  丈夫不乐意了,就会鄙夷地撂出一句,彻,彻,就像真的一样。  花立马把脖子拉长,粉脸几乎贴到丈夫那张老驴脸上,你说谁呢?你说谁呢?谁像真的一样?  你啊,就像真是个作家一样。丈夫的口气充满了轻蔑的味道。  靠在沙发上的女儿在一旁也悠悠地说,作家也不见得就这么高调吧。   二比一,花花毋庸置疑地败下阵来。可败归败,花花是不会认输的。  花花最烦的就是得不到认可,尤其是丈夫和女儿的认可。可自己这两个最亲近的人只认得她做好的饭菜和洗净的衣服,根本不认可她会写文!这简直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家真真是不能呆了,必须去外面走走,让和煦的阳光,不,是炙热的阳光炙烤一下受伤的心灵,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不,是呼出体内的二氧化碳气体再吸进更多的二氧化碳气体,不管是氢氦锂铍硼碳氮什么气体吧,去外面走走,是必须的。   花花信步走出了车马店似得大院,后面跟着才领养的小花狗二妞,二妞才几个月大,浓眉大眼,眉清目秀的,看样子就是个美女,不,美狗胚子!它亦步亦趋地紧跟在花花右侧。  花花的身体越来越富态,看着她肉呼呼的身体,就知道这个时代的优越性了,又白又胖的,多给社会填光溢彩。  虽然花花是一白遮百丑,但她终究也是一胖毁所有!她胖得有点过分。  说起她的白,还有一段历史故事呢:  镜头倒回到20年前,那时的花花刚刚结婚,是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要行头有行头(刚刚结婚嘛,嫁给谁还不给置办几身好行头)。嫩花花一步三摇地走在大街上,性感的美臀是迎来送往,就像模特队下乡走私穴。她招蜂惹蝶的性感不但吸引了男同胞的眼光,惹的他们哈喇子掉了一地,也聚拢了无数女同胞充满嫉妒的眼神,她们充满敌意地看着花花,心里不由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这时候,一辆摩托车从花花身边经过,车子很快超越了步行的花花,可骑摩托车人的眼睛却像黏黏胶似得沾在了花花性感的大腿上,二十年前,花花就穿短裙,短裤了。她雪白的大腿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冰肌玉骨,肤如凝脂。那人只管扭头看这少见的白腿,全然忘记了自己正跨骑在一辆摩托车上,而且,是一辆正在飞奔的摩托车,正在此男陶醉在美腿的欣赏之中不能自拔时,摩托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向了道边的电线杆,在路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回头男像一道抛物线似得,呈弧形被甩出十几米远,顿时血肉模糊。他落地时,眼前飞着无数条白皙的美腿……  花花裸露美腿造成交通事故的故事在小城里被人添油加醋,争相传播,版本越来越多,最后一个版本居然是,花花被判无期徒刑,赔偿伤者10万元。  自然,这不过是谣传,花花不会被判刑,也无须承担赔偿责任。她只不过穿了条短裙而已,又没有像那个疯了的傻女人那样一丝不挂跑在大街上亮相,就算是有伤风化,也是那人愿意回头瞧,又不是花花暗地里给他使绊子。  花花只是被婆婆训斥,谁家媳妇光着腚满街跑,也不怕人家笑话。  穿上裤子,公公在一旁冷脸责令。  穿上裤子,就像自己没穿裤子似得。花花一边穿上裤子,一边愤愤不平。    花花一边走,一边忆古思今,不由得感叹,自己就连穿个什么也得由别人决定,大热的天,干吗穿裤子,都快老了,还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一回。  花花要活出自己的风采。这不,今天早上,自己就穿了一条短裤。雪白的大腿滚刀肉似的裸露着。  尽管腿已不再是美腿,肥肥的,像萝卜,对,是萝卜腿,白萝卜腿,就冲这白花花的肉,也会倾倒一片老帅男。  花花走进公园,现在的公园成了老年人的天下,这里一堆老大妈在跳广场舞,最炫民族风激昂的旋律飘荡在空气中。那边一群老头在打太极,慢悠悠地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回放。前面几个老头老太在练剑,也像在月球上体验生活似的,看那姿势,不是他们练剑,是剑在练他们。    不出几年,自己就要加入这些队伍里了。花花一边用手交替捶打着多肉的小腹,一边悲凉地想,大有英雄一去兮不复返之感慨。  敲打带脉,你应该敲打带脉。旁边一个高个子老头提醒着花花。  花花心里不悦,我想敲那就敲那,又不是你的肚子,管得着吗?心里这样想着,但花花就是花花,读了那么多的书花花,书香薰出来的花花,尊敬老人还是懂的,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情愿,脸上还是浮上了笑意。  高个子老头见花花笑了,就走过来,用手在花花的腰部轻轻划了一圈说,这就是带脉。  花花知道带脉在哪里,但老头是热心的,总不能让人家失落吧。人老了,最怕自己的话没人愿意听,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于是,她故作不知地说,啊,原来这就是带脉啊。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受到鼓励的老头更来劲了,他把手指着花花的两眉间,这是上丹田。  继而把手轻点着花花两乳间,这是中丹田。  又把手在花的肚脐下划了一下,这是下丹田。   花花很反感别人在她身上指指点点,可这是个70多岁的老人啊,而且人家还这么热心,尽管他指点的穴位花花都知道,但为了不负老人家的好意,她还是随着老头在自己身上的指指点点,不住点头,嘴里做恍然大悟状,啊,原来这就是上丹田啊,原来下丹田在这里啊……   不一会,花花感觉很累,老头的热心已泛滥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他像个点穴大师似的几乎点遍了花花的全身,也把花花的耐心点的消失殆尽,花花好像看到自己的身体在老头的指点中变成了一个个黑窟窿,正在向大处扩展。她不想再陪老头玩了,对一个陌生的老人,她已经做到了足够的尊重。自己也不是大好江山,你老头也不是皇帝,凭啥在这里指指点点。    当花花抬起白花花的大腿想走时,她看到自己的二妞已经和点穴老头的那条黑公狗亲热上了。  这怎么可以,二妞啊,你可不能把你的处女之身白白便宜了这条猥琐的老公狗啊,你是没见过其他男狗,以你的魅力,不知道有多少更好的雄性在等着你呢,你的眼光太短浅,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多精彩……  花花一边用心语和二妞说着,一边想过去把二妞带走,但二妞显然已动情,吐着红红的小舌头,醉倒在那条大黑狗的身下。  花花无限懊悔,不该带二妞来这里,在家好好呆着多好,也不会遭此强暴,可二妞看上去很惬意,它一边被迫着走,一边一步三回头地望着大黑狗,眼神无限的眷恋与不舍。   哎,傻妞,你咋就这样多情呢,不到一刻钟,你就有了如意郎君而且以身相许了。花花不无疼惜地看着二妞。   随着二妞回头望“郎”的眼神,花花看到了刚才指点穴位的那位老人家紧跟在自己身后。   难道他和自己是同路?可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个邻居啊。花花不由暗自思讨。   老头一边两三步赶上来,一边问着花花家住哪里。看走路的姿态,老头硬朗得很。   总是不好意思让老人家失落,花花说出了自家的地址。是啊,一个老人家,随便问问,告诉他得了,难道,他还到家里来指点江山不成?      可花花这次真的错了,下午,老头还真的找到家里来了。   下午,花一人在家正看书呢,老头敲门了。   花花不得不请老人家进家来坐坐。 二妞看到老头,居然跑过去用头在老头裤腿上磨蹭,好像在问,我那新婚夫君可曾安否?   花花一边给老头倒水,一边一脚把二妞踢开,没想到二妞这副贱骨。   早上,看你面有灰色,恐是气血凝滞,脉络不通,我想给你治治。老头喝了一口茶水,眯着眼睛看着花。   不用,不用,怎敢劳烦您老呢,我去医院看看就是了。花花赶忙推辞。其实,她是真怕了老头的点穴神功。   去医院?屁!老头愤怒了,那些个狗屁医生只能把人给治死,实不相瞒,我是学过元级功的人,我曾经是咱们这里的大师,只是这两年公家不提倡以气功治病,我也就隐遁了。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花花不由心生欢喜,自己真是命好,居然遇上了大师。   我是在公园看你是可造之人,身上透着一股子灵性,想收你做个弟子。老头器宇轩昂地说道。   花花突然就迷醉了,这就像电影里太上老君收哪吒做徒弟时的情景一模一样,天啊,自己是那世修来的福气,遇到了神仙一样的大师。   不过,我得先把你身上的病治好了,才能传授你功力。慢慢来,急不得。老头的话越来越有哲理了。是啊,自己急什么,留得老头在,不愁学不到真功夫。   花花依稀看到自己已修炼成了一位身怀绝技的女侠客。     坐下来,我给你治病。老头拍着身边的沙发示意花花坐在他身边。   花花很听话地坐在了师傅身边。老头站起来用手按着花的颈椎。   一下一下,老头的手一轻一重,轻缓有度,按的花花好舒服。   丹田很重要。正当花花沉醉不知归路时,老头一边说着,一边已把手移向了花花的胸部,两只大手毫不客气地按在了花花丰满的两乳上。   花花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是女人的最敏感的地方。她刚把疑问的目光投向大师,大师就发话了:   我在给你传功,我的内功通过我双手的劳宫穴在向你的中丹田传送,你要闭上眼睛接功。   花花连忙闭上眼睛,按着师傅指点,深呼吸,想着一股带着真气的功力随着大师的手传进了自己的体内。   是不是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热浪在流动?大师问。   花花闭着眼睛不敢睁开,怕一睁开,大师的气功就白发了。可自己咋就感觉不到一股子真气在体内流动呢?难道自己真的不敏感?她只是感到老头的手在自己的双乳上使劲按着,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时刻关注下丹田。老头在使劲按压了花花的酥胸后,接着把手移向花肉肉的小腹。  花赶忙睁开眼,想阻止大师继续向下的进一步治疗。  闭上眼睛,静心接功。大师严肃地瞪了花花一眼,目光凛例,透着一种森严。  花花赶忙把眼睛重新闭上。  自己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花花想着,人家是给自己传功治病的啊。那个平白无故的人会这么热心。大师面前,花花感到很惭愧。  老头的双手在花花小腹上游走,一圈一圈地按摩,老头说,要左转30圈,右转30圈。  花花屏住呼吸,认真体会。  小腹确实是热了,那是老头的手来回摩挲揉热了,要是自己的手在上面来回揉它60圈,也会热的。问题是,自己为何还是感觉不到有真气进入到体内呢?    这时候,门外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是丈夫回来了。随着丈夫的进入,老头莜地停下传功的手,跳到了沙发的边边。  花花睁开眼睛,看到了老头尴尬的表情。还没等她给丈夫介绍大师和夸赞大师的功力,老头已经说到,谢谢你的茶水,我走了。然后,不等花花反应过来,他已破门匆匆离去。  假如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你家好像没有这个亲戚。丈夫看着远去老头的背影,揶揄道,看表情,他显然没有看到大师给花花下丹田发功的一幕。   花花忽然就很尴尬,本来还为遇到一位大师沾沾自喜,想介绍给丈夫显摆一下,那知大师就这样惊慌失措地走了,他怕什么?他干吗那么慌张?不是给自己发功治病吗?难道,难道……   花花不敢再想,是啊,只有一个答案,除非,老头是个老色鬼……   花花只觉得一阵恶心涌上来,自己咋就那么善良加白痴呢?居然被一个老头蒙蔽了双眼,还每天写文警示世人呢,自己却被一个陌生的老头这样吃了豆腐……    早上在公园认识,他就找到家里来了。花花这样轻描淡写地对丈夫说。要让丈夫知道自己的乳房和小腹被老头揉过,以后还如何在他面前抬头。   以后,别随便把自己的住址,电话告诉陌生人,不过,一个老人家,不会有事的。丈夫一边开电视一边说着。   要是以往,花花一准不许他以教训的口吻对自己说话,在丈夫面前,她永远是对的。可这次她没有吭声,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老头也不能告诉,老头也有坏老头呢!   花只是在心里嘀咕,她没敢说出来。   现在的社会啊,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花花打开电脑,在微博上敲下了这句话。 共 46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患上癫痫病后要如何开始治疗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