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吐鲁番信息网 > 美食

【海蓝·小说】同居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9:21
年初的时候,有两个家庭的一对男女便勾搭在了一起,这两家人就住在一个屯子里,真可谓低头不见抬头见,然而这个男人他就带着别人的媳妇外出去打工,而那个女人也确实就是跟随着别人的男人一起走出家门去享受,有诗为证:在家打媳妇,拐走别 ,名义去打工,其实已同居。而剩下的那另外一对男女虽然还被蒙在鼓里,可他们已经感觉到有种危机正朝着自己逼近。开始他们确实就以为自己家的那另外一口人真就走丢了,也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问题是有人就看到这对走丢的人一起出了屯子,他们俩鬼鬼祟祟,狗狗搜搜的,于是无意间便引起人们的注意,于是那种能吹透墙的风便刮了出来,而这种闲话还就不被着旁人,只是瞒住了那两个不知情的傻瓜,他们以为自己家的那另一位是无意间就去了什么地方,或许他(她)就被那种很少见的西洋景就给吸引住,然后就忘记了回家的路。走了的人自然就走了,而剩下的人便只能耐心的等待,就是那种,一等不回,二等心焦,三等望眼欲穿,四等心烦意乱,五等胡思乱想,六等兴师问罪,七等据理力争,八等互相劝慰,九等相互帮助,十等便只有聚在一起守株待兔了。
丢了人的那一口,其实也不是真就傻透了腔,谁啥样自己心里都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不能到外面去乱说,有句老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何况丢了男人的媳妇认为,总之是别人的媳妇被自己的男人给拐走了,人家不来找自己问罪,那自己也不能再到处去宣扬;而丢了媳妇的男人则感觉到,媳妇虽然跟了别人的男人跑了,可别人家的钱不一定就偷偷的再跟回到自己家里来,于是剩下的这对男女便只能认了倒霉,谁让自己就没有看住自己人了呢。
丢了东西不说也就不说了,可丢了大活人不说那肯定不行,另外谁都挡不住别人的嘴,那种能穿墙入室的闲话可真是非常的难听,于是剩下的这对男女便在合适的机会遇在了一起。起因是丢了媳妇的男人他就奈不住寂寞,于是他便找到那个剩下的女人家里,但他也没敢太往深了讲,只是对她说,弟妹,看看啥时候是不是得给你们家大哥捎个话,打工差不多那就回来呗,我们家缺了她还真就不行。
这个话说的那可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可听到的人便理会错了,心想你们家缺了他不行,那我们家缺了他也不行!我没有去找你,你怎么就反倒有了理儿了呢?于是两个人便你来我往,但最后这个话总之还能够解释清楚,于是这两个人最后便都无奈的低下了头去,“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再计较呢。
这种情况时间长了之后,那就肯定会牵引出其它的问题,走的便只能走了,而剩下的这对男女之间他们的生理问题就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不解决那也不行,何况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也是一门课程,少吃一顿饭饿不死人,可多出的那些烦恼就能把人给折魔疯了。
剩下的这个女人她叫魏睢,这一天她就找剩下的男人来撒气,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你们家的狐狸精勾走了我们家的男人!剩下的这个男人他叫吴为,他被人堵在了自己家屋里,他的脸反倒先红了起来,因为有些难听的话他已经都知道了。魏睢真就堵在吴为的家门口,她也没有说什么过格的话,只是和他商量,说大哥,给你们家弟妹捎个话呗,那差不多就得回来了,我们家可是还有许多事情在等着他去干呢。吴为便有些恼了,因为这句话先前他已经讲过,他现在就认为魏睢是有意的来贬损自己,男人管不往媳妇这可是很丢人的事情。吴为便回了一句,说你们家等着她,那我们家也不能就少了她呀,我还想找你去要人呢!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你管不往自己的男人那丢人不丢人?我们家那个小辣椒那我是没办法了,前几天就有人讲过,说:王八叫吴为,临家找魏睢,有苦说不清,媳妇被人睡。
魏睢便瞧着吴为数落起来,说你听听你这名字,你倒是无所谓了,你连媳妇都管不往,可我们家还有那许多的活呢!这天马上就要转暖,那地是不是得先种上?还有孩子已经被同学给欺负了,那得谁去给管这个事情!还有那一窝猪羔子,那也都到了该卖的时候,我一个女人我不来找你那我得去找谁!吴为也正在气头上,他虽然脾气好,可这会他也忍不住了。吴为便反唇相讥,说你们家有事来找我,那我们家有事得去找谁?再说那也没有你这么说话的,你管我叫大哥,那我们家的女人你就得叫嫂子,那也不能就大哥和弟妹在一起乱来吧?还魏谁呢,你听听你这个名字,你连自己为谁都不知道,你还来找我要人,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我不去找你那不是不敢,我就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还管我叫无所谓,我媳妇被人给领跑了,那能无所谓吗!魏睢也觉得窝火,说这个话可是你先说的,你去我们家就是这么讲的,你说“弟妹,看看啥时候是不是得给你们家大哥捎个话”,我如果说错了一个字,那我就让你随便的睡!你这个话那是怎么说的?你们家大哥不能和弟妹在一起,那我们家的弟妹就能和大哥在一起了吗,那也没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吧!
弟妹呀,你也别和我一般见识,我那句话是在夸你长的漂亮。吴为随口解释了一句,说你确实就比我小,另外我去你们家也没有堵住你们家的门口吧,我那是站在你们家的院子里跟你说话的,我那也是怕给你带来不方便,那要是被别人给说了你的闲话,大哥是不是就对不住你了?
大哥,我所以要堵住你们家的门,其实我这也是非常的尊重你。魏睢也解释了一句,说先前你去找我,于是就被村里人叫起了王八,其实我也不愿意那样,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们家的他先欺负了你,是他把你媳妇给领跑的,这个理儿我还是知道。大哥,你先别生气,妹子我来找你,所以要进来和你说话,因为毕竟是你媳妇她不仗义,她不应当就瞄着我们家的男人,咱这满村子的人现在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平时就敢欺负你,她就是抓住了你的弱点,所以才敢在外面偷人,反正我是早就看不惯她了。只是我也管不往自己的男人,那我也真就没有办法,谁让咱就是女人了呢。
弟妹,那你也不能乱说话,即使你就敢随便的讲话,那也不能说就让我随便睡,那个话好说不好听,外人还以为我吴为就欺负了你呢。吴为笑着解释一句,说以后你家有什么难处就来找我,说不就是你们家的地没法种吗,那就归我了,到时候我去帮着你种上,还有你们家的孩子被同学欺负了,那我就去学校找他们老师,如果谁愿意家里也遇到这样的事,那就随着他们说去,我们也堵不住别人的嘴,但这社会已经都和谐了,那人和人之间是不是就得都互相的尊重才行。还有你们家的猪羔子,等这个集市我就都帮着你去卖了,钱当然还是归你,我一点便宜都不会占你的。
看到吴为这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脾气,魏睢也觉得是自己的男人在欺负他,这件事虽然自己的脸上也不光彩,可还是男人的脸面更重要,因为男人才能把这个家支撑起来。魏睢便与吴为讲,说大哥,其实我们俩都已经被人欺负的抬不起头,那我们俩就不能再互相的敌对,以后你家里有需要女人干的活,那你就说一声,妹子我虽然活不好,可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的事情还是能帮你干好。吴为便笑着提醒了她一句,说妹子,这个话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再乱讲了,那有些笑话,其实就是你说出去的,你这不是让别人捡笑吗。魏睢也笑了起来,说别人愿意笑就让他们笑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大哥你遇到这么憋气的事还想着要帮我,那妹子如果再不懂事的话,那我还算个人吗。再说他们俩个倒是快活了,那我们俩个也得恶心恶心他们,即使我们什么都没做,那也得就象做了什么似的,就得让他们俩个不要脸的人也体会一下,被人欺负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天气很快就转暖了,然后就到了种地的时候,在此之前,吴为已经帮了魏睢干了许多活,她现在什么都不在乎别人乱说了,真就象外面形容的那样,她侍候起吴为就象是侍候自己的爷们那样,有时即使就当着外面的面,她也敢拉住他说,大哥,你就睡在我家,反正他们俩个已经都不要了脸,那咱们还要屁股干什么。
魏睢确实就被自己的男人给气坏了,你再霸道那也不能就扔了自己的老婆、而要拐走别人的媳去乱睡,那你现在就得舍出自己的媳妇给别人睡,天下的便宜就不能让你一个人全都给占去。魏睢现在是什么话都敢说出来,她就是想让村里人替她传个话,即使自己就和吴为一直都清清白白的,那也不能就便宜了那两个不要脸的人。
有些话确实就通过其它人的口传了出去,比如谁都有父母,大家都住在一个屯子里面,哪里还有能瞒得住别人的事情。
通过吴为和魏睢两个人的互相帮助,村里人便慢慢适应了他们这种关系,于是便有人编出另外几句话,说:吴为睡魏睢,谁都别羞愧,两家变两家,得以和为贵。
这件事情村里人虽然在慢慢的在认可,可吴为和魏睢俩个人并没有乱来,他们俩其实就是故意要给自己争回个脸面,总不能别人睡了自己人,而自己就不能去睡别人。只是这层窗户纸确实就不好被捅破。有时候吴为帮着魏睢干完了活,她就会给他弄上几个菜,然后再让他好好的喝上点酒,说大哥,那活可是谁干累谁,你也别亏了自己,以后你就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你喝多了就睡在这里,你谁都不用怕,现在就是妹子我要把你留下来的,你这样其实也是帮了我的忙,总不能让别人就指着我的后背没有话说。吴为便笑了起来,他还告诉魏睢,说其实我知道你那个名字是什么意思,那个“睢”字我查过字典,那个意思就是让别人都仰视着瞧你。其实大哥真挺高看你的,而我这个名字,这“吴畏”两个字,原本是谁都不怕的意思,可后来却被老师写错了,结果就变成什么能耐都没有的这个“无为”了。
和吴为一起喝上了酒,魏睢便替他解释了一句,说大哥,你说怪不怪吧,那天我做了一个梦,就有个神仙在地上写了你的名字,你猜一猜是怎么写的,这个话我可是谁都没敢告诉,我就想和你一个人说,因为我觉得这就是天机,可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吴为便笑了起来,说我的名字怎么还能扯上天机呢?那你倒是说一下呀,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魏睢便瞧向他,说你把咱们俩的姓放在一起,你再琢磨琢磨那是啥意思?
那不还是叫“吴魏”吗,那也没有啥天机呀。吴为摇了下头,说谁听着那都是一个意思,还能解释出别的来吗?
你怎么就这么笨呢!魏睢放低了声音,说大哥你得往咱们这两个姓上想,那我的姓怎么放在后面就变成你的名字了呢,那是不是就是说我跟了你呢?
妹子,你可千万不要乱说话。吴为赶紧阻止着她,说你还嫌外面的闲话少吗?
大哥,他们俩个人啥都不怕,我们还怕那些干啥!魏睢和他讲起自己的打算,说他们俩已经做了小人,我们俩也不必一味的做君子,我的意思是我们俩得去法院告他们,过去那个婚姻不能再要了,要也要不回来,我的意思是让法院还咱们一个公道,他们那叫乱来,可我们不能按照那条路走,我们俩得想办法在一起光明正大的过日子。
后来法院真就给吴为和魏睢过去的婚姻判离了,另外那两个人虽然缺席,可因为有村里人来做证,而法院在做过调查之后,真就还给他们一个公道。随后吴为便和魏睢两个人正式的谈起恋爱,他们俩就是天天都守在一起,幸福快乐,恩恩爱爱,让村里人非常的羡慕。

共 42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丈夫跑了妻子,一个妻子没了丈夫。这一对男女在月黑风高之时离开了村子。时间久了,风言风语不停地刮了起来。跑了丈夫的妻子无奈来见这个男人,希望从他身上能找到丈夫,而这个男人也正在寻找妻子……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开始指责对方无能,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也都目睹了另一方的行为,时间久了,他们无力解决这样的“丑事”,于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两个人相互取暖。因为都是在村子里抬不起头的人,他们的感情更是被人诟病,可他们没有选择苟且在一起,他们勇敢地站了出来,解除了旧的有名无份的婚姻,他们要光明正大地走在一起,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幸福夫妻……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锦妤【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0540】
1 楼 文友: 2012-12-05 17:54:22 做下丑事的不是他们,他们如果也与对方一样,那么他们永远也无法抬起头,只有光明正大地站在阳光下,生活才会露出笑脸。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如何判断拉拉裤松紧
宝宝上火
儿童尿频尿急是什么原因
瘀血阻络用什么药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