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吐鲁番信息网 > 育儿

首个日慰安所如何保护警世政委呼吁建纪念馆

发布时间:2019-09-13 17:06:53

首个日慰安所如何保护警世 政委呼吁建纪念馆

坐落在上海虹口区东宝兴路125弄的三栋小楼,有着近百年的历史。与申城大多数上了年纪的小楼一样,它成了本地老年人和外来群租者的栖居地。狭窄的楼内堆满了各种杂物和废品,门口的花园架起横七竖八的晾衣杆,不断滴水的衣服和进进出出的人们打着照面,还有那盘根错节的电线……然而,这几栋看似平淡无奇的小楼,却是国际学术界公认的世界首个日军慰安所“大一沙龙”旧址,这里曾是存在时间最长的侵华日军慰安所。 近日,有政协委员呼吁让“大一沙龙”这一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获得有效保护及利用。对此,虹口区文化局副局长赵亦农表示,慰安所不同于其他历史文物,它承载着触及民族灵魂最深处的伤痛记忆,该如何保护利用,如何开发开放,还在研究探讨。在没研究出结果前,保留可能就是最好的保护。 目前该建筑已被虹口区历保办列入“内控”名录。 许多虹口人不知该建筑 近日,市政协委员俞亮鑫再次来到东宝兴路125弄,探视“大一沙龙”的现貌。“周一是国际博物馆日,我特地来到这里看看。这里没有任何标志,仍然是普通民宅的模样。”俞亮鑫颇感遗憾地说,“这里是世界首个日军慰安所旧址,也是存在时间最长的侵华日军慰安所,却没有任何标志来记录那些日本人曾犯下过的反人类罪行。” 据俞亮鑫介绍,市文管委等部门在对“大一沙龙”旧址进行专项研究后认为,东宝兴路125弄1号、2号、3号及东宝兴路123弄10号共4幢建筑,是上世纪30年代被侵华日军用作慰安所——“大一沙龙”的所在地。该组建筑难以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或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但考虑到该旧址建筑是侵华日军罪证,是反击日本右翼势力妄言的证据,因此拟先予以保留。 “你看,居民们的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对文物建筑是有伤害的,还有那棵从日本移栽过来的树种,几年前也枯死了。”在接受采访时,俞亮鑫难掩激动。他说,多年来不断有韩国、加拿大、菲律宾、德国等国的学者和参观者前来寻找遗迹,但是许多出身虹口区的人都不知道“大一沙龙”的名字,不知道有这样一处旧址。 他建议,保存“大一沙龙”旧址并建立中国“慰安妇”主题纪念馆,集中展示全上海和全国的相关历史文物和资料,以警示后人勿忘历史。“目前这一建筑群房屋完好,证据翔实充分,且已被列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报告书,完全有理由申请成为警示性世界文化遗产。” 如今满是群租痕迹 昨日,在东宝兴路125弄看到,并不宽敞的小马路边,矗立着三栋两层楼高的西式砖木结构建筑。从外观上看,并无特别之处。门口装着一道黑色铁门,铁门没锁,任何人可以自由进出。 走进铁门,是一个小花园,花园里有砌起的花坛、圆弧形的石台阶、马赛克地砖,还有一棵斜倚的老树……日式风格清晰可辨。 不过再往里看,就满是群租的痕迹:狭窄的走道里堆满了各种杂物甚至捡来的废品,公用的水池上方布满了盘根错节的电线,花园里装了横七竖八的不锈钢晾衣杆,晾晒着一件件衣服,有的还在不停地滴水。小狗小猫窜进窜出,还有成群结队的苍蝇飞舞。在一楼的楼道内,一间房内堆满了菠萝蜜,另一间房子里堆满了大袋的生姜。 沿着灰暗的走道登上“吱吱”作响的木楼梯,楼内住着多家住户,据说大多是外地租客,白天房门紧闭。楼道内有多个用木板隔出的隔间,不过大多用墙钉钉着,似乎很久没有人进入过。 “楼上好比72家房客” 采访时,遇到了住在一楼的翁阿姨。她告诉,自己是1983年三五一六工厂分房子后搬来这里的。据说她现在住的4号房间,曾经是慰安所的更衣室。 “我们这里底楼,以前是个大舞厅,楼上就是慰安房。”问及过去的事,翁阿姨连连摆手称:“我来得晚,也不太知道,你要了解情况,就去问苏智良教授,他把这里研究得不要太清楚哦,还写过书。你要采访的东西,书上都有的。”翁阿姨说,这里隔三岔五就有外国人来参观考察拍照片。 看在寻找当年的印记,她指着两只石花瓶说:“就剩下两个花瓶了,还有一扇花窗。”随后想了想说,还有一棵树,据说那是日本人从日本移栽来的,不过现在已经死了。“你问我文物保护?这里楼上住得好比72家房客,每天陌生人进进出出,怎么保护?” 另一位70多岁的陈老伯告诉,记得小时候刚搬来的时候,房间里都是榻榻米。还听说这里有住户家中保留着当年的日式拉门和木雕。“原先每家是日式的大窗子,进门右手边还有日式神龛,现在都改掉了。”他感慨上世纪70年代房子大修,连大门方向都变了。原来的墙壁都是青砖,去年年初翻新粉刷后,如今已是崭新的灰色。 [专家观点] 代表历史印记,一定要保护起来 这里的众多住户都提到了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苏智良。苏智良经过13年的调查发现,中国是日军慰安制度的发源地,有20万妇女被迫充当慰安妇。“大一沙龙”是第一个日军慰安所,也是世界上存在时间最长的日军慰安所。 史料称,清末以来,上海便是日本海军在海外最大的基地。1932年1月,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在虹口区指定“大一沙龙”等4家日本人开设的风俗店,作为日本海军指定慰安所。买票进入的日军官兵被强制使用避孕套,避孕套一度成为战略物资运至中国。 苏智良表示:“我这里还有拍摄的照片册,里面都是保留下来的日式的物品,它们现存于一些住户的家中。”他呼吁,希望能保留保护“大一沙龙”。“首先建立一个慰安妇纪念馆,其次申遗。” 说起要不要保护的问题,苏智良略显激动:“这幢代表着历史印记的建筑,必须要保护起来。”他举例说,我国已相继建立了云南龙陵董家沟慰安所遗产陈列馆和黑龙江孙吴日本关东军军人会馆陈列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已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我们这里仅仅是保留,居民们还在不断消磨着珍贵的历史印记,实在是不应该。” [虹口区文化局] 完成科学论证前,保留或许就是保护 “大一沙龙”该不该保护?又该如何保护?对于政协委员要求建立“纪念馆”和申遗的提案,虹口区文化局副局长赵亦农有自己的见解。 他告诉,曾有数万名日本人在虹口区居住活动,在国家第三次文物普查中,虹口区的文物点多达300多处。其中包括当年的特务机关、对华特别委员会、还有犹太难民遗址遗迹等等。对此,不可能将每一个都拉出来单独保护起来。但是,虹口区有历史建筑保护办公室,它承担的职责是将区内所有的建筑文物等进行考察论证,对有价值的进行内控。“所谓的内控,不是一个专有名词,就是关注这些历史文物建筑,绝不会允许随便拆除毁坏。而‘大一沙龙’就被列入了内控名单。” 赵亦农特别强调,慰安所旧址是有创伤感的历史建筑,这是人们心中的伤疤,该如何展示?如果简单地圈起来,挂个牌子,恢复内部陈设的原貌,这样做是否妥当?他表示,对慰安所的保护要进行科学论证,要考虑民众的情感接受。 如何保护利用,专家学者还在研究。在没研究出结果之前,保留就是最好的保护。“没研究明白之前,先别动它,因为之后想明白时,回头发现,可能之前的动作都是一种破坏。”


有微商城网入驻费用
微信怎么上附近小程序
微信公众号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