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吐鲁番信息网 > 游戏

剑道至尊之王者之巅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条孤的路

发布时间:2019-09-24 19:04:54

剑道至尊之王者之巅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条孤的路

那灵魂体听见上官云的话不仅没有动怒反而仰头大笑起来,就连身旁的巨蟒都是一阵愕然!

“xiǎo家伙

剑道至尊之王者之巅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条孤的路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反而还要让你成为最强者!哈哈……”森冷的声音使得上官云全身冰凉,话落,那灵魂体缓缓的消失,就在他整张脸即将消失之际,他那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xiǎo家伙!我説过你肯定会来找我,你还会更加需要我……”

上官云的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傻在了那里,他那句话是何意?我会找他?而且还会用到他?那么……他究竟是何人?他此刻心情异常复杂,只是忽然感觉灵光一闪,仿佛捕捉到了什么:就在招徒比武之时他曾听到过同样的话,那一幕一幕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那个説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的人……

就在他浮想联翩之际,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娃子!好了……你出去吧!”这个声音正是巨蟒发出的,上官云只是停滞了一会随即转身就要走,然而那把血煞剑仿佛随从一般跟在了他的身后,发出阵阵欢快的剑鸣。

这声剑鸣刺激了上官云一下,脑子瞬间清明了起来,随即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呢喃道:“走?你説让我走?”

“带着这把剑去江湖中历练吧,但我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再让这把剑吸食你的血肉,否则……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説到这里巨蟒把那句警告利用传音传达给了上官云,仿佛惧怕被血煞听见一般,然而还不等他问原因的时候那条巨蟒卷起他扔向了外面……

“还有!莫要与你的亲人相见……否则这把剑会将你的亲人一个个抹杀,至少在你控制住它之前不要试图会面他们……”巨蟒悠扬的传音回荡在他的耳边,令的他汗水瞬间浸湿了衣衫!

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从此他将孤身一人面对整个江湖,甚至要隐藏面貌、姓名……等一切与自己有关的信息。他忽然发觉自己的整个灵魂仿佛失去了自主意识一般,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剑魔洞。

后山依旧那样昏暗,无伤长老此刻也已经离开了洞口,即便是他也不可能猜测到上官云居然如此短时间就出来了,而且还断了一条手臂……

看了眼发出欢快剑鸣的血煞,又转头看了眼已经消失的左手手臂,那些血渍依旧残存在肩部,泪水缓缓的滑落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落泪,就算是被家族中人嫌弃、嘲讽都没有流过泪,然而这一次他却忍不住了,他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孤独,寂寞。

想想从此以后自己将不能与亲人相见,同时自己身边也不会再交到朋友、知己……对于他这个一向重视感情的人来説,那是怎样的煎熬、痛苦!所以他毅然决然的落下了陌生的眼泪!

将黑色的长袍紧了紧,斗篷再次戴在了头dǐng,深吸了口气喃喃道:“我的亲人就拜托你了……”心底对着王灿这个师傅默默的诉説了一句,整个人仿佛变了一般,紧握着血煞大步朝着远方走去。

上官一族府邸,原本上官云的住处闪过两道亮丽的倩影,其中一个女子气质非凡,一袭白衣加上白皙的肌肤隐隐给人一种仙女下凡的样子;另外一个粉色衣衫紧裹住性感的身躯,原本开朗的性格此刻居然陷入了一种沉寂,正是左秋雪和石玉琪两女。

“xiǎo琪……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左秋雪扭捏了一会,一脸疑惑的看着石玉琪吞吐道。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我只能告诉你他暂时离开了我们,并不是回到了学院……”石玉琪低着头,声音略微有些哽咽,她知道自己需要控制住情绪,但奈何情绪抑制不住,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你……你知道他的事情?”左秋雪长大了嘴巴,内心一阵心痛传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嫉妒,嫉妒上官云把什么话都告诉她,唯独隐瞒了自己。

“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这次叫你来一是打算公开咱们的身份,二是……二是向你以及家族的人告别……”缓缓将上官云对他説的话説了一遍,随即感慨道:“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没来得及告别就走了,或许他是遇到了急事吧!”

左秋雪的心情渐渐好受了一些,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怀疑起了上官云,有些后悔的想道:或许是因为那天晚上不适合所以才打算带自己回来再解释吧……

“xiǎo子!你现在还好吗?”遥远的野兽森林之处的一座茅草屋内,身处戒指之内的王灿盘坐在地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相比于上官云来説,人们的日子都还一样平淡的过着,此时的他正大步的朝着玄阳域繁华地带走去,,正是国都的方向。

国都位于玄阳域西侧,距离青云学院不算很远,青云学院位于玄阳域中心位置,故此降低几乎相邻。

国都一向是整个玄阳域强者所向往的地方,之所以向往并非那里繁花似锦,对于修行者来説你再繁华也不如得到真正的实力有用,然而那里却是强者经常聚集的地方,要想强大起来就要和比自己强大的人对抗,所以那里也成了不少年轻修士的必经之地。

“先去换一身行头吧,要不然这样出去见人还以为遇到怪物了呢……”此时的上官云经过三天三夜的赶路也已经赶到了国都,看着自己一身的破烂不堪微微苦笑道。人生往往就是如此,你总不能因为一diǎndiǎn曲折而毁掉自己的前程,所以想开的上官云已经渐渐的走出剑魔洞的阴影。

随便找了个布行,走了进去,忘了一眼柜台的老板淡淡道:“来一身合适的长袍……”话落便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了下去,由于是清晨,所以这家布行显得有些冷清。

那掌柜的看了一眼上官云,尤其是看到断臂时只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便去准备了,对于他们而言,这里人来人往的,什么奇怪的人都能够见到,断胳膊瘸腿的人并不足为奇,再者他们也只是xiǎo本买卖,怎么敢胡言乱语?如果惹恼了顾客那可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大同癫痫病医院费用
龙岩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陕西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技术怎麼样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QQ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