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吐鲁番信息网 > 娱乐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五百一十九章 被套路的燕老板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2:11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五百一十九章 被套路的燕老板

因为郭静娅现在的那点小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的,家里人觉得这丫头比较有商业头脑,也够有眼光,或者说是运气。就对她的管束宽松了许多,让她多跟着家里人出来跑跑,学习点经验。

只是没想到这丫头在京城晃了一圈,直接就溜到三岔河来找熟人混饭了。

燕飞烦得不行,过年徐小燕放假时间本来就短,还得经常回家——不管他们关系有多好,毕竟只能算是订婚没结婚,平时无所谓,快过年就得经常在家露个面。

何况徐家大姐二姐回来,也经常打喊徐小燕回去玩——这就是普及的坏处,以前他还可以带着姑娘躲河边,现在有了,躲哪里都没用,只能有时候装没听见,可是这招也不能经常用不是?

现在郭静娅又过来搅局,打扰二人的甜蜜时光,真是烦得不行。但是他还没法说,除了生意合作,这丫头还特别会拉拢人,和徐小燕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一见面就好的和一个人似的。

燕飞没事用木头给徐小燕雕了个小木雕,是照着徐小燕的模样雕刻的。不小心给这丫头看到,她就死缠烂打也想要一个。

现在燕飞手里的这块木头就是给她雕的,已经快要雕成了,正在细心打磨细节。

雕刻也是练习控制力道的方法之一,没看见电视上有个练飞刀的小李,就整天拿个木头雕着玩嘛!

“燕小飞,你真的想当博士吗?”郭静娅和徐小燕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燕老板的伟大梦想,忍不住朝他开口问道。

“什么叫真的想?还有假的想吗?”燕飞小心拿着刻刀,心不在焉地说道。“我现在高中,后年高考上大学,争取努力点,先上个研究生,接着就是博士。不就是花点时间的事儿,这不是想,是我的计划。”

“说的好想你就能考上大学似的。”郭静娅鄙视他。“你真的要去上大学?”

“那当然。”

“那你这养牛场怎么办?咱们的生意呢?”

“我去上学又不耽误生意,难道我不在这牛还不上膘了吗?”燕飞反鄙视她没见识。

“你们这三岔河可没大学,到时候你能顾得上吗?”郭静娅的问题多得很。

“当然能,无非是多回来跑几趟的事儿。”

“你弟弟怎么不会来玩,我觉得他特可爱,挺喜欢和他玩的。”

“马上就回来,就这两天就跟我爸妈一起回来了。”

“你现在学习怎么样啊?上大学有把握吗?”

“还行。”

“你慢点雕,给我雕的像一点。”

“没问题。”

“你们场里的那个杀牛师傅,以前真的杀过人吗?”

“你不都知道吗?要不他怎么当上劳改犯的。”

“钱小强还活着吗?”

“早死了……”燕飞顺口说着,说完才意识到有点不对,丢下手里的刻刀看着郭静娅,本来想装着不认识她说的这个人的,不过毕竟不是专业表演出身,刚才又一直沉浸在雕刻上,一时半会也转变不过来。

徐小燕在旁也挺好奇的:“谁死了?你们的熟人?我怎么不认识?”

本来像钱小强这样的“名人”,无缘无故失踪是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不过钱小强得罪人太多,上次把首富家得罪死了,这次又得罪郭家。其他得罪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包括香江那边的警方也被他全得罪光。

所以后来钱小强“失踪”,他女人闹腾着报案什么的,就被有心人给压了下去。人活着和死了是两码事,活着的时候这女人怎么闹腾,别人都顾忌她男人是个见人就咬的疯狗,现在人失踪,而且隐约传闻他们整个团伙的骨干力量,都被神秘人士灭杀,所以一个女人,真闹腾不起来什么。

何况这女人以前闹腾是有钱折腾,现在钱小强又栽在了这起绑架案中没弄到一分钱,人也尸骨无存。这女人也不是傻的,折腾两次看情形不妙,就把家里的豪宅豪车一变卖,带着孩子出国去了。

于是这个本该扬名四海的名字,在大陆听说过的人就少了,至少徐小燕就不清楚。

郭静娅看到徐小燕一问,燕飞脸色就不好看,这丫头鬼精鬼精的,立刻胡扯起来:“我让你们家燕小飞打听的一个练武的老师傅,成名好多年了,我们那边练武的人都知道他。我想着他如果活着,让他去给我们家的保镖培训几招。”

说着又冲隔壁房间喊了一声:“娜娜,你在干嘛呢?你包里是不是有一套上次去发国买的化妆品,就是那个‘抹了白’的牌子的,拿过来让小星姐试试啊!”

燕飞无语的很,看着徐小燕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化妆品上,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低着头继续开始雕刻了起来。

说起来燕飞现在就算不开养牛场,靠着雕刻技术都饿不死了。以前做家具,现在都开始雕刻起人像,真是越玩技术越精炼。

郭静娅虽然表面装得若无其事,其实一直在偷偷观察着燕飞的,生怕他一个恼火翻脸。现在见到他没吭声继续雕刻,立刻就对徐小燕的态度更热情了几分,和娜娜一起拿着各种化妆品,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小工具,给徐小燕讲起了化妆知识。

知觉这种东西是毫无道理的,当初燕飞在夜间悄无声息把一帮绑匪都弄得消失,这丫头就一直在怀疑,她一直感觉,这有可能是燕飞做的。

出身大家族,从小耳濡目染,现在又自己做起了生意。这丫头根本不像她平时表现得那么大大咧咧地,心里面鬼主意多得很。给燕飞打了几次他都不承认,郭静娅就自己想方设法的想证明自己的猜测。

怎么查,就从一开始认识燕飞起,仔细回忆那时候发生的事儿。

于是她就想起来了,好像她们回来前的那天晚上,燕飞还去给送了两罐蜂蜜,当时她三哥脸色还有些不太好——能被她看出来脸色不好,那就证明三哥遇到的这事情不一般。这丫头早忘了,当天晚上他们打牌的时候,是先喝到了带蜂蜜的茶水,随后燕飞才“送”蜂蜜的。

后来这丫头就去和三哥旁敲侧击的问这件事,现在郭三也知道她和燕飞的关系不错,就没刚开始那么对她那么保密,就让她想起来了这件事。

得知了那天竟然三人都在客房内,茶壶里竟然被悄无声息地放了蜂蜜警告他们,郭静娅吓了一跳,也庆幸不已,幸好现在和那家伙关系不错。

看不出来某个家伙经常和呆头鹅似的,平时只会围着媳妇转,居然还这么阴险厉害——她也不是傻,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就是警告。这次是蜂蜜,万一你们报复我,下次是毒鼠强还是毒猫强,那可就说不定了。

当然这事情都是过去的事儿,她自然不会拿出来问燕飞,再说个一二三出来。

后来她还有意无意地趁着家里人在的时候——特别是被绑架的那位在家的时候。用家里的给燕飞打,还用免提,故意让人听见燕飞的声音。

燕飞再神奇,也不可能知道那头到底坐着几个人,肯定不会防备这个。

不过毕竟是里,声音都有些变化,而且那晚上燕飞做事的时候,故意用的外地方言阴阳怪气地说话,也不怕被人听出来。

只可惜他压根没想到,当一个人绝望之中,对那给自己带来曙光的声音能记得多深刻。郭静娅观察到,在燕飞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她一直仔细观察的那个人,脸色明显地变化了一下,甚至身体都不由自主坐正了仔细听她打。

虽然随后可能是觉得不可能,也可能是说话的口音方言不对,那个人明显放松了下来,可郭静娅心里,无疑觉得自己又找到了一条证据。

燕飞再厉害,他也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有些地方也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当然配合他神奇的手段,这些漏洞都不是什么漏洞。

可是郭静娅那是凭的直觉,纯粹的自由心证,这就没处说理了。反正她就认识燕飞这一个能高来高去的人,她要是这么觉得,而且这事她也不可能和别人商量,没人反驳她的“心里认为”,真是谁也没办法。

要不这次她怎么会这么主动,宁愿顶着北方的严寒,跑来这么一趟呢!

其实昨天就来了,一直憋到今天,心里彻底筹划好一切,才开始“套路”燕飞的

燕飞是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儿,他根本不担心。就算郭静娅知道又能怎么,她还能去到处宣传吗?那不是自曝家丑,让人都知道她家里人被绑架了吗?

很快燕飞的雕刻就不得不再次停了下来,皮所长来了,过来就笑呵呵地对燕飞道:“呵呵,燕老板这日子过得可真舒心,这天气也不用出门,在家玩艺术还有人陪着,真……”

看着他那挤眉弄眼的模样,燕飞觉得自己当初给这老头好脸色绝对是个错误,知道他接下来没好话,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的话:“都快过年了,皮所长不在所里守着维护社会稳定,又跑我这里干嘛呢?”

“我要走了!来给你告辞的。”皮所长也不客气,只当没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自己毫不客气地找了个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上一杯热茶端着品了起来。

四川治疗性病方法
来宾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泰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四川治疗性病费用
来宾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